随着政府致力于推动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中国主要的核能公司正在谈判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9日

摘要:北京时间4月22日凌晨消息,西屋电气中国区董事经理蒂姆西-科利尔(TimothyCollier)周一表示,随着政府致力于推动2011年日本福岛第
–>

摘要:中国或许最早于明年签约,向Westinghouse
Electric公司买进八个核反应堆;中国政府正在推进2011年福岛核灾变以来全球规模最大的
–>

摘要:在中国日益明确将重新加快核电项目建设之后,核电大国之一的加拿大正在加紧争取在中国的核电机会。就在上周,众多加拿大高官和核
–>

北京时间4月22日凌晨消息,西屋电气中国区董事经理蒂姆西-科利尔(TimothyCollier)周一表示,随着政府致力于推动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灾难性事故以来,世界最大规模的民用核电项目的扩建,中国方面可能最早在2015年签订八组新核反应堆系列合约中的第一份。

中国或许最早于明年签约,向Westinghouse
Electric公司买进八个核反应堆;中国政府正在推进2011年福岛核灾变以来全球规模最大的民用核能扩张。
Westinghouse的中国区总经理高礼霆(Timothy
Collier)称,中国主要的核能公司正在谈判, 路透北京4月21日 –
中国或许最早于明年签约,向Westinghouse
Electric公司买进八个核反应堆;中国政府正在推进2011年福岛核灾变以来全球规模最大的民用核能扩张。

在中国日益明确将重新加快核电项目建设之后,核电大国之一的加拿大正在加紧争取在中国的核电机会。

蒂姆西-科利尔表示,中国最大的一批核电公司正在推进采购西屋电气第三代AP1000型核反应堆的谈判。包括机械和服务在内,这八个项目的造价有望达到240亿美元。他说,“我们正在就这八个新项目的谈判的不同阶段。”

Westinghouse的中国区总经理高礼霆(Timothy
Collier)称,中国主要的核能公司正在谈判, 路透北京4月21日 –
中国或许最早于明年签约,向Westinghouse
Electric公司买进八个核反应堆;中国政府正在推进2011年福岛核灾变以来全球规模最大的民用核能扩张。
Westinghouse的中国区总经理高礼霆(Timothy
Collier)称,中国主要的核能公司正在谈判,推进购买公司第三代AP1000核反应堆。
高礼霆接受路透采访时称,“当前我们八个新的核反应堆都处于各阶段的谈判中。”Westinghouse的大股东是日本的东芝<6502.T>。
中国当前在用20个核反应堆,还有28个在建。中国希望减少发电对高成本和污染环境推进购买公司第三代AP1000核反应堆。
高礼霆接受路透采访时称,“当前我们八个新的核反应堆都处于各阶段的谈判中。”Westinghouse的大股东是日本的东芝<6502.T>。

就在上周,众多加拿大高官和核电工业人士借着参加中国国际核工业展览会的机会访问了北京。他们一行还来到了位于中国浙江省海盐县的中国核电城并签署了《海盐核电关联产业联盟和加拿大核工业协会理解备忘录》。

日本东芝公司是西屋电气的大股东,中国的核电技术主要以公司的核反应堆为蓝图打造。中国目前有20个核电反应堆已经上线,还有28个反应堆在建设中,希望借此摆脱对成本高昂而且污染严重的化石燃料发电站的依赖。中国最大的核电站运营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主席孙勤在近期接受路透社访问时曾说,未来六年内还会有20座反应堆建成。

中国当前在用20个核反应堆,还有28个在建。中国希望减少发电对高成本和污染环境推进购买公司第三代AP1000核反应堆。
高礼霆接受路透采访时称,“当前我们八个新的核反应堆都处于各阶段的谈判中。”Westinghouse的大股东是日本的东芝<6502.T>。
中国当前在用20个核反应堆,还有28个在建。中国希望减少发电对高成本和污染环境的化石燃料的依赖。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最近接受路透采访时称,未来六年或许还会建设20个核反应堆。
的化石燃料的依赖。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最近接受路透采访时称,未来六年或许还会建设20个核反应堆。
的化石燃料的依赖。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最近接受路透采访时称,未来六年或许还会建设20个核反应堆。
 

加拿大只是对中国核电感兴趣的诸多国家之一。因为就在北京的这次国际会议之后,中国的国家能源委员会18日召开了第二次全体会议,计划开工一批核电、特高压输电等重大能源项目。

中国已经誓言将在这个十年结束之际将其核发电装机容量翻倍至58千兆瓦。根据最新的官方数据,中国目前的核电装机容量是15.69千兆瓦。

加拿大使馆提供的材料显示,中国目前在建的反应堆约为30座。这一数量超过任何其他国家,新反应堆建设量占全球总量的40%。

根据中国政府的规划,八座新的西屋电气核反应堆将会位于包括浙江省三门和山东省海阳在内的四个电站,西屋电气另外四座AP1000核反应堆正在三门和海阳核电站处于建设状态。蒂姆西-科利尔说,三门核电站的第一个核反应堆预计在2015年接入电网。

加拿大驻华大使赵朴在北京对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媒体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能源需求也与日俱增。因此,加拿大愿意在两国已有的合作基础上,扩大合作领域。

蒂姆西-科利尔表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还在进行再采购四座核反应堆的谈判,它们将会被装置在辽宁省的徐大堡和广东省的陆丰。这些项目已经得到了中国政府的批准。

与其他国际竞争者相比,加拿大希望中国能更多地采用其研发的坎杜堆。在过去的60多年,加拿大核工业持续研究、开发、设计、生产和商业化建造重水反应堆技术,包括坎杜6型核电机组系列。1996年,加拿大向中国出售了两座坎杜反应堆,即秦山核电站4号和5号机组。当时,这是两国之间最大规模的商业合作合同。

中国的核电扩张规划也吸引了包括法国电气设备企业阿尔斯通和阿海珐在内很多供应商的关注。

在中国未来兴建的核电站将采取第三代核电技术的趋势下,加拿大也希望在中国推广先进坎杜堆ACR-1000。坎杜堆的一个优势在于,不需使用昂贵的浓缩铀235核燃料,而且还可以使用压水型反应堆产生的核废料作燃料,可以实现核废料的再利用。但目前全球还没有正式运营的ACR-1000机组。

加拿大埃森兰万灵集团名下的坎杜能源公司正在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合作,将位于浙江秦山核电站的两座坎杜6型反应堆进行改造,以便能使用处理后的铀燃料。安大略省研究和创新部长利萨-莫瑞迪(RezaMoridi)在上周访问中国期间接受访问时说,“这对加拿大和坎杜能源来说是巨大的机会。如果中国在未来二十年建造100个核反应堆,将会有25座来自对坎杜轻水反应堆向乏燃料反应堆的转换。”

加拿大核能工业协会主席罗恩·奥伯特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基于秦山核电站的成功经验,坎杜能源公司(Candu
Energy)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CNNC)紧密合作,利用坎杜核反应堆独特的核燃料周期优势,应对中国对铀不断增长的需求。坎杜能源公司与中国核工业集团正共同努力改造秦山三期的两座坎杜核发电机组,以便让核发电机组可以使用由中国压水反应堆机组回收铀,以及中国铀浓缩项目中贫铀尾矿中的原料组成的“天然铀当量”作为燃料,双方同时在合作开发新的第三代坎杜反应堆先进燃料,其将通过采用钍作为替代燃料来源,进一步提高铀的利用率。

中国在2011年因为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在海啸之后的泄漏事故而暂停了新核电站的审批长达一年多,并要求对所有运营中的电站进行全面检查。
 

另外,加拿大是世界第二大铀供应国,在全球范围内的供应量约占16%以上。大多数加拿大的铀矿开采是位于萨斯喀彻温省北部地区,在那里发现的某些铀矿床的等级属于世界最高等级,铀的含量是全球平均水平的100倍以上。凭借其资源基础以及目前的产量,加拿大已蓄势待发,迎接中国未来在核燃料方面的巨大需求。

不过,在日本福岛核泄漏事件发生后,中国公众对于核电安全有很大的质疑,对于内陆可否建设核电也有很大的疑问。

奥伯特对记者表示,沿海核电站和内陆核电站没有太多的不同,唯一的例外是冷却的方式。加拿大核电站都布置在内陆淡水水域边,使用淡水冷却。而沿海核电站所使用的是处理后的海水冷却。美国的一些核电站甚至建设在沙漠地区,则完全使用水箱作为冷却来源。

“大家对于核电有所担忧,但并不意味着大多数人有足够的时间去深刻了解核电。当前,需要用大众化的语言向公众介绍复杂的核电技术。在这方面,媒体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因为它们是大众了解核电知识、形成核电发展观点的主要来源,”奥伯特表示,“从加拿大的经验来说,核电的支持方有很大部分其实是核电项目周围的社区,因为他们比其他公众有更多机会亲身体会核电发展对自身的影响究竟是有害的还是有利的。加拿大很多的核电企业也经常敞开大门召开新闻说明会,或者在青少年中普及核电基础知识。在我看来,中国的核电站也要更多地向公众敞开大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